<tbody id="8jmc8"></tbody>
    1. <em id="8jmc8"><acronym id="8jmc8"><u id="8jmc8"></u></acronym></em>
    2. <em id="8jmc8"><strike id="8jmc8"></strike></em>
      <progress id="8jmc8"><pre id="8jmc8"></pre></progress>
      全國人大 | 省委 | 省政府 | 省政協
      落實法定職責 共護一江清水——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三次會議專題詢問長江保護“一法一條例”實施情況問答摘要
      2022-12-10 09:00  來源:新華日報

      11月24日,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三次會議在分組審議的基礎上舉行聯組會議,圍繞長江保護“一法一條例”實施情況開展專題詢問。

      聯組會議上,周鐵根等15名省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和省人大代表,先后圍繞國土空間規劃、產業結構調整、水污染防治、濕地保護修復、綜合立體交通等熱點難點問題,向有關單位和部門負責同志提問。省發改委等11家單位和部門負責同志結合各自職能,對相關問題一一作答。

      周鐵根(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委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江保護法》規定要建立國家長江流域協調機制。執法檢查發現,仍存在跨區域、跨部門協作機制不夠健全、聯合執法不夠有力的問題,有的地方雖設立了長江辦、河長辦、攻堅辦等市級議事協調機構,但協同配合不夠、動真碰硬不強。請問省發改委,針對這些問題,下一步工作中有哪些改進措施和打算,把協調機制落到實處?

      李侃楨(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

      近年來,我省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堅定落實“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戰略要求,把保護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全力抓好長江保護修復和綠色發展這項“國之大者”,推動長江江蘇段生態環境質量發生轉折性變化。為了推動跨部門、跨地域、跨層級、跨領域的事項落地落實,從中央到省、市及部分區縣都成立了議事協調機構,省級層面建立了省領導小組和省長江辦各項制度,包括專題會議制度、重點督辦問題整改制度、省市層面工作專班制度等。省長江辦充分發揮統籌協調、督促檢查職能,各項工作主動向前“邁一步”,推動各部門形成齊抓共管的工作局面。但此次執法檢查仍然發現并指出了一些問題,說明在如何落實“共抓大保護”的“共”字上還需要再下功夫。一是進一步完善工作制度。國家發改委(國家長江辦)已牽頭組建長江流域協調機制,我們將會同有關方面加快研究,進一步完善省級協作機制,堅決落實流域協調機制的各項決策部署。二是進一步貫徹實施長江保護法,加強與各議事協調機構的協同配合,建立完善長江流域信息共享機制、協同協作機制。三是進一步強化督促檢查、調研評估,按照“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部門管行業”的管理體制和工作機制,壓實地方主體責任,破解工作中的“卡脖子”和“中梗阻”,打通責任落實的“最后一公里”。

      胡維平(省人大常委會委員,中科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

      排污口是連接水里和岸上的關鍵節點,據統計,目前長江流域年廢水排放量已超300億噸,長江保護法要求對江河湖泊排污口開展排查整治。但由于我省水網密布、水系復雜,入河排污口數量大、分布廣,排污口數量以及復雜程度在全流域都是最高的。請問省生態環境廳,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工作進展如何?面對1100多公里的長江岸線以及廣大腹地區域,如何進一步推進整改?

      王天琦(省生態環境廳廳長):

      把排污口摸清、治好、管到位,是改善水環境質量的一項關鍵性、基礎性工作,也是實現精細化管理的有效抓手和必做“功課”。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排污口排查整治工作。2019年,根據省政府統一部署,我們按照“查、測、溯、治”要求,在全國率先開展長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累計排查各類排污口1.6萬個,對存在問題的排污口開展整治,目前已完成75.4%的整治任務,有力推動了長江流域水環境質量持續改善。今年前三季度,長江干流江蘇段水質保持在Ⅱ類,主要支流水質優Ⅲ比例達100%。在此基礎上,我省又先后啟動太湖、淮河流域以及入海排污口排查整治。目前,太湖流域和入海排污口已完成排查;淮河流域已完成一級排查,計劃年底前全面完成,在全國率先實現排污口排查省域“全覆蓋”。

      下一步,我們將按照《長江入河排污口整治行動方案》要求,切實將排污口整治工作做細、做深、做扎實,突出“三個強化”:一是強化“戶籍”管理。按照有關技術規范,對入河排污口進行統一命名和編碼,建立規范統一的“身份證”,設置統一的標志牌,做到一清二楚、一目了然。二是強化分類整治。在監測、溯源的基礎上,按照“依法取締一批、清理合并一批、規范整治一批”要求,優化調整入河排污口設置。把排污口整治與全面提升污水集中收集處理能力有機結合,從根本上解決污水直排、違規溢流等問題,絕不搞簡單的“一堵了之”“一關了事”。三是強化長效監管。制定關于加強排污口監督管理的工作意見,建立排污口抽查巡查機制,嚴厲打擊私設暗管、借雨排污等違法行為。充分利用自動監測、監督性監測以及無人機、無人船、物聯網等技術手段,探索高效智能的監管新模式。

      劉大旺(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常委會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主任):

      長江保護法第五十四條對長江流域河湖水系連通修復作出規定,要求逐步改善長江流域河湖連通狀況,恢復河湖生態流量,維護河湖水系生態功能。今年以來,長江水位持續偏低,部分地區水系不暢、河道流動性不足等問題凸顯。請問,省水利廳對暢通長江流域河湖水系、保護河湖水系生態等方面有什么具體舉措和打算?

      陳杰(省水利廳廳長):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河湖治理保護,以生態河湖行動計劃為抓手,部署開展系統治水,全省河湖面貌發生了轉折性變化。今年長江流域發生1961年以來最嚴重氣象干旱,汛期反枯,8月中旬以來,長江大通流量均為歷史同期最少。我們通過三大跨流域調水系統累計抽引長江水158億方,保障了全省3300多萬畝水稻栽插和生長,實現了“大旱之年大豐收”。我省是典型的平原河網地區,河道坡降小,水動力不足。我們主要采取3大措施,落實長江保護法對河湖水系連通修復的規定。

      第一,解決連通的問題。主要是暢通河網水系。近年來,我們持續開展綜合治理,打通斷頭河浜,強化水系連通。長江保護法施行以來,全省已完成中小河流治理45項,治理河段長923公里,共有8個縣(市、區)列入國家水系連通及水美鄉村試點,區域引排條件和水系連通狀況得到有效改善。

      第二,解決流動的問題。主要是強化調引活水。我們制定并發布了全省28個重點河湖生態水位,加強水資源調度和水量分配,生態水位均得到有效保障。比如,太湖流域已形成“兩進三出”引排格局,今年累計實施引江濟太補水16億方,維持合理水位,為有效防控藍藻發揮了積極作用。

      第三,解決生境的問題。主要是管好盛水的“盆”,護好“盆”里的水。長江累計退出生產岸線72.6公里,生態岸線占比較2018年整治前提升5個百分點。啟動新一輪太湖生態清淤,削減內源污染。率先開展退圩還湖,固城湖、得勝湖列入國家三部委退田還湖試點,全省已恢復水面積220平方公里。

      莫宗通(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主任委員):

      新一輪國土空間規劃實施“三區三線”劃分的重大舉措直接關系到長江保護問題。請問在國土空間編制和實施工作中,如何更好貫徹落實長江大保護要求,并有效糾正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上山占林”“下水占湖”現象?

      劉聰(省自然資源廳廳長):

      近年來,省自然資源廳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認真落實國家區域重大戰略部署和長江保護法要求,全力推動長江經濟帶走出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子。

      一是規劃引導沿江空間布局優化。配合自然資源部編制《長江經濟帶國土空間規劃》,為我省沿江地區高質量發展爭取空間。統籌編制《江蘇省國土空間規劃(2021—2035年)》和市縣總體規劃,嚴格劃定“三區三線”,在維護生態安全的前提下,合理布局沿江城鎮、產業空間。

      二是推動沿江產業轉型升級。印發《關于做好自然資源工作推動化工產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通知》,推動沿江騰退用地整合利用。嚴格負面清單管理,落實在長江干支流1公里范圍內禁止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企業等要求。嚴把沿江建設項目準入關,嚴格限制“兩高一資”項目用地。

      三是推進長江沿線生態修復。完成長江沿線10公里范圍內8個生態修復工程。完成長江經濟帶廢棄露天礦山生態修復面積1138.6公頃,超額完成國家任務。聯合財政廳、生態環境廳成功申報“十四五”期間國家“南水北調東線湖網地區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修復工程”、太湖流域水源涵養區國家歷史遺留廢棄礦山生態修復工程,分別獲得中央財政資金20億元、3億元獎補。

      四是嚴格劃定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依據“三區三線”劃定規則和我省“三調”成果,將原有永久基本農田范圍內的林地、園地等非耕地,以及25度以上坡地、河湖耕地等不穩定耕地全部調出,確保劃定的全部為長期穩定利用耕地,解決“上山占林”“下水占湖”現象。對劃定的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全部納入全省國土空間規劃“一張圖”管理,涉及建設占用耕地的,嚴格占補平衡、進出平衡“兩個平衡”,確保耕地數量不減少、質量有提高。

      劉慶(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常委會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省產業技術研究院院長):

      近年來,我省持續開展化工行業整治提升行動,沿江地區關閉退出了一大批低質低效的化工生產企業,取消了一批化工園區的定位,在推動化工污染治理、破解難題上取得重要進展,但是結構性矛盾依然存在,部分化工企業轉型發展任務艱巨。請問省工信廳,如何落實長江保護法關于“禁止在長江干支流岸線一公里范圍內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化工項目”的規定,持續推進沿江化工行業轉型升級?

      李強(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副廳長):

      近年來,省工信廳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積極破解“重化圍江”難題,沿江化工產業加快向質量更高、“含綠量”更多、更可持續的方向轉型發展。從2017年至2021年,全省沿江地區累計關閉退出化工企業3698家(占全省關閉退出企業總數比例超過70%),其中沿江1公里化工園區外騰退114家。

      下一步,我們將堅決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努力走出一條沿江化工產業生態優先、安全綠色發展的新路子。一是嚴把產業準入關口。禁止在長江干支流岸線1公里范圍內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化工項目,進一步提高化工產業準入門檻。二是提升產業發展質效?!笆奈濉逼陂g,沿江地區打造千億級規?;@區2家以上,化工園區產值貢獻率超過70%,規模以上化工企業的創新投入強度提高到2%以上。三是加快綠色智能發展。強化能耗、環保等標準硬約束,全面落實省政府智能化改造和數字化轉型三年行動計劃,鼓勵化工企業采用清潔生產技術,加快打造一批示范智能車間、智能工廠和綠色工廠,通過智能化建設促進沿江化工產業本質安全環保水平顯著提升。

      邵偉明(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常委會外事委員會主任):

      長江保護是一項系統性工程,需要統籌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不少破壞生態環境問題跨區域,開展治理難度較大。請問,省檢察院是如何通過一體化履職,助力跨區域環境問題有效治理,共護一江清水的?

      陶國中(省檢察院副檢察長):

      我們借助一體化履職制度優勢,在健全機制、找準重點、辦優案件等3個方面持續發力,助力跨區域環境問題有效治理。

      一是健全機制,凝聚共治合力。通過會簽文件、搭建平臺、創新協作等,構建“問題共商、制度共筑、資源共享、隊伍共建”的檢察一體化履職機制,努力打破地域壁壘。2018年以來,江蘇省檢察機關與不同地區、不同部門、不同層級會簽環太湖流域等跨省際、跨區域協同履職文件,同時積極搭建環太湖檢察論壇等工作交流平臺,為一體化履職夯基壘臺。

      二是找準重點,推動問題解決。聚焦長江大保護重點任務,協助行政機關共同破解治理難題。省檢察院先后組織開展守護長江等4項專項監督,省內沿江市縣結合實際開展小切口專項監督。對專項監督發現的跨行政區劃問題,及時移送相關檢察機關處理,形成保護生態環境合力。

      三是辦優案件,提升協作質效。綜合運用刑事檢察、公益訴訟職能,通過辦精案件提升協作質效,推動區域環境問題治理。長江保護法實施以來,全省檢察機關批準逮捕污染環境、非法采砂、非法捕撈等涉長江犯罪案件115件247人,提起公訴464件1019人;辦理涉長江公益訴訟案件912件,其中多件案件運用跨區域協作機制,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劉明(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生態環境廳核與輻射安全監督管理中心主任):

      城鎮污水收集處理是水污染防治的重要舉措,這次執法檢查中發現,有的地方污水處理設施及配套管網建設滯后,部分地區雨污管網相對老舊,存在滲漏、錯接、雨污分流不到位的情況,有的污水廠進水濃度較低,部分地區出現黑臭水體反彈現象。請問省住建廳,我省在加強城鎮生活污水收集處理方面有哪些舉措?

      周嵐(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廳長):

      委員指出的問題,確實存在。在快速城鎮化年代,相較于地上道路、建筑等設施,地下部分重視不夠,管網投入不足、雨污分流不到位;我省城鎮化進程早,當時管網建設標準比較低,隱蔽工程管理又不夠到位,因此管網存在老化、滲漏和錯接問題;江蘇降雨量大、地下水位高,外水容易進入污水管網,影響進水濃度。

      針對這些問題,我省在全國率先提出以“三消除、三整治、三提升”為主要內容的污水處理提質增效精準攻堅“333”行動,經過三年攻堅克難,取得了積極成效:圍繞“三消除”,整治城市黑臭水體591條,完成整治任務,提前完成國家“十四五”目標,消除污水直排口3614個、管網空白區133平方公里;圍繞“三整治”,整治餐飲和洗車等“小散亂”排水50712個、單位和小區11890個、工業企業6171個;圍繞“三提升”,完成城市排水管網地理信息系統建設,檢測排查污水管網4.1萬公里,通過查漏查錯,針對性改造提升;切實加強管網工程質量管理;全省城鎮污水處理能力提升到2138萬立方米/日,建成污水管網7.85萬公里,建成達標區1033個,面積2608平方公里。江蘇污水處理工作得到住建部表揚,2022年在全國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評估中位列第一檔次前3名。

      下一步,我們將持續深入開展“333”行動,努力實現“污水不入河、外水不進管、進水高濃度、減排高效能”的更高目標。加快管網改造和雨污分流,推動“廠網一體化”改革,加強鄉鎮污水處理設施運行監管,完善污水管網系統,提高污水集中收集率。到2025年,全省新增污水處理能力430萬噸/日,新改建管網5000公里以上,全省城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達80%。在消除城市黑臭水體基礎上,推進水岸聯動整治,實現從黑臭水體整治向濱水宜人開放空間塑造升級,展現“水韻江蘇”人與自然和諧關系。

      張錦道(省人大代表,省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非法采砂一直是長江沿線多發性違法犯罪行為,對于長江航道安全和生態系統多樣性、安全性、穩定性都產生了極大危害。長江大保護總體戰略下,國家把保護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請問省法院在服務保障長江大保護工作中,是如何發揮司法審判職能作用,推動司法與行政執法協作,嚴厲打擊長江非法采砂違法犯罪的?

      湯小夫(省法院二級巡視員):

      近年來,全省法院深入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習近平法治思想,認真貫徹實施“一法一條例”,制定出臺專門工作意見,依法嚴懲長江非法采砂等違法犯罪行為,為長江流域綠色高質量發展保駕護航。

      一是創建環境資源審判“9+1”機制。設立長江流域等9個環境資源法庭,跨設區市集中管轄全省基層法院環資案件;設立南京環境資源法庭,集中管轄全省中級法院環資案件。通過刑、民、行案件“三合一”審判,有效解決司法保護碎片化、訴訟“主客場”和責任追究碎片化問題,有力推動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整體保護、系統修復和綜合治理。該項改革被評為“全省政法工作優秀創新成果特等獎”,被中央深改委辦公室向全國轉發推介。

      二是堅持全鏈條嚴厲打擊非法采砂犯罪行為。針對長江非法采砂犯罪活動“隱形化”“采、運、銷”一體化等新特點,對實施采砂、運輸、銷售等各環節行為人進行嚴厲打擊,斬斷非法利益鏈。

      三是全面推進生態環境整體保護、系統修復。在“3·07長江特大非法采砂案”中,率先適用長江保護法第二十八條等規定,追究32名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和民事賠償責任,并在全國法院首次主動跨省移交執行到位的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資金。

      四是有效監督行政機關依法履職。在未依法履職行政公益訴訟案中,依法確認對非法采砂行為作出的過輕行政處罰無效,并責令行政機關依法履行查處職責。

      五是注重發揮環資司法教育引導功能。通過集中審判、召開新聞發布會、組織開展增殖放流、共建司法保護基地、發布“長江大保護十大典型案例”系列活動,在全社會營造長江大保護氛圍。

      周相民(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泗陽縣百春錦蔬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

      江蘇省土地肥沃,農業發達,素有“魚米之鄉”的美稱。但從污染源普查情況看,農業源污染排放量在全省主要污染源排放量中占比相對較高,農田退水、池塘養殖尾水等污染問題突出,秸稈利用處理、廢舊農膜回收困難等問題仍然存在,已經成為我省治理的重點和難點。請問省農業農村廳在這幾方面工作上有哪些舉措和突破?

      楊時云(省農業農村廳廳長):

      近年來,我廳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認真履行長江保護法賦予職責,統籌推進農業農村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加快農業綠色可持續發展。

      一是積極開展農田排灌生態化改造試點。印發《關于開展排灌系統生態化改造推進生態農田建設試點的通知》等文件,指導各地結合高標準農田項目建設,因地制宜開展農田排灌系統生態化改造試點,今年共實施試點項目91個,涉及74個縣(市、區)。

      二是大力推動池塘養殖尾水達標排放。印發《關于加快推進池塘標準化改造促進漁業綠色循環發展的通知》,制定《池塘養殖尾水排放標準》,召開全省池塘標準化改造工作推進會。積極爭取中央漁業綠色循環發展試點資金,全省共改造標準化池塘100萬畝以上。

      三是深入推進秸稈綜合利用。組織實施犁耕深翻還田試點和秸稈綜合利用重點縣建設,今年在46個縣(市、區)推進生態型犁耕深翻還田試點,穩定提高秸稈機械化還田質量。2016年以來,累計開展75個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重點(試點)縣項目建設,全省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率穩定在95%以上。

      四是多措并舉解決廢舊農膜回收問題。全省共建立廢舊農膜回收站點1400多個、回收網絡基本建成,建立地膜殘留監測點400多個。組織開展全生物降解、強化耐候等新型地膜的適用性評價及地膜減量替代技術集成推廣。截至去年底,全省廢舊農膜回收率達88.1%以上,較2018年提升近30個百分點。

      楊勇(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常委會人事代表聯絡委員會主任):

      長江保護法第七十一條規定,國家加強長江流域綜合立體交通體系建設,提高長江黃金水道功能。我想請問省交通運輸廳吳永宏廳長,我省近年來在沿江綜合立體交通建設中做了哪些主要工作?對長江起到什么保護作用?

      吳永宏(省交通運輸廳廳長):

      近年來,江蘇交通運輸系統全面加快沿江綜合立體交通網建設。一是加快推進過江通道建設。積極爭取到44座過江通道納入國家印發《長江干線過江通道規劃方案研究(2020-2035年)》。先后建成通車滬蘇通、五峰山、南京江心洲長江大橋,開工建設張靖皋、海太、通滬等過江通道,目前全省過江通道建成17座,在建10座。著力推動多種運輸方式合并過江,集約利用寶貴的長江岸線資源,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搭載滬蘇通鐵路、通蘇嘉甬高鐵、通錫高速公路過江,在建的常泰長江大橋是長江上首座集高速公路、城際鐵路、一級公路“三位一體”的過江通道。統籌過江通道與航運、防洪和生態環境協調發展,堅持宜橋則橋、宜隧則隧,10座在建過江通道中,橋梁5座,隧道5座?!笆奈濉逼陂g,我們將陸續建成6座過江通道,到2025年,全省建成過江通道23座,基本實現隔江相望的縣(市)均有過江通道聯通。二是著力構建“軌道上的江蘇”。先后建成徐宿淮鹽、連淮揚鎮、連徐高鐵等區域聯通重大項目,開工北沿江高鐵、通蘇嘉甬鐵路等,目前全省高鐵里程2212公里,從“十二五”末的全國第14名進入全國前列。12個設區市通高鐵,所有設區市通動車。其中,計劃明年建成通車的南沿江城際鐵路串聯起沿江的江陰、張家港、常熟、太倉等全國百強縣市,今年剛剛開工建設的北沿江高鐵將填補江蘇長江北岸地區高鐵空白,實現南京都市圈、上海都市圈與我省沿江城市全面串聯?!笆奈濉焙笕?,我們將繼續加快建設高水平高鐵網,爭取早日開工鹽泰錫常宜鐵路、揚鎮寧馬鐵路、常泰鐵路等,基本建成“軌道上的江蘇”,鐵路總里程達到5200公里,其中高鐵3000公里。三是長江黃金水道“鉆石區段”作用充分發揮。長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全線貫通,5萬噸級海輪可直達南京港,有效提升長江南京以下航段通航能力。長江江蘇段以占全線1/7的長度承擔了全線70%的貨運量。統籌沿海10萬噸、沿江5萬噸和內河千噸級及以上泊位建設,萬噸級以上泊位數居全國第一,港口等級結構進一步優化。2021年,江蘇沿江8個港口累計完成貨物吞吐量占全國的七分之一。

      張保龍(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農科院種質資源與生物技術研究所副所長):

      濕地被譽為地球之腎,是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自然綜合體。執法檢查發現,我省仍有少數地方存在濕地面積萎縮、生態功能退化的現象。為加強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長江干流應全面納入濕地范疇予以保護修復。請問省林業局,圍繞加強全省濕地保護修復,下一步有何措施和打算?

      王國臣(省林業局局長):

      我省濕地資源豐富,總面積超300萬公頃,自然濕地保護率達61.9%。前不久,在濕地公約第十四屆締約方大會上,鹽城市繼常熟市后,成為我省第二個“國際濕地城市”,“國際濕地城市”數量,我省與山東省并列全國第一。

      近年來,省林業局在長江濕地保護修復方面主要抓了以下幾項工作。一是全面強化資源管控。2017年,我們把長江整體納入省級重要濕地名錄,嚴格控制長江濕地征收占用。二是持續完善保護體系。在長江干流先后建成3處自然保護區、8處省級以上濕地公園,長江濕地保護體系不斷完善。三是穩步推進生態修復。堅持不懈推進長江濕地生態修復,先后成功修復泰興天星洲、揚州三江營等區域,生物多樣性不斷豐富。四是不斷提升管理能力?!督K省濕地保護條例》以及市級地方性法規相繼實施,省林業局有關指導意見和實施方案的相繼出臺,有效促進了濕地保護法制化、規范化。

      下一步,省林業局將全面加強濕地保護修復,一是細化調查,理清本底。結合“三調”成果,完善補充調查,全面繪就全省濕地資源“一張圖”。二是突出保護,完善法治。充分對接上位法,及時啟動《江蘇省濕地保護條例》修訂。力爭用嚴密的法治,保護好全省濕地。三是圍繞重點,強化修復。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加大對長江、太湖等重點區域的濕地修復力度,持續提升濕地生態功能和碳匯能力。四是聚焦優勢,打造亮點。進一步聚焦優勢,創新舉措,培育新亮點,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江蘇樣板。五是創新宣教,凝聚共識。充分依托濕地公園、自然保護區等重要載體,強化宣傳教育,營造濕地保護良好社會氛圍。

      黃和(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南京工業大學藥學院院長):

      目前我省不少地區存在工業廢水、生活污水混合處理的情況,長江沿岸和環太湖城鎮生活污水處理廠普遍接納處理工業廢水,工業廢水成分復雜,存在一定的風險隱患。請問省生態環境廳對該現象有什么解決對策?

      王天琦(省生態環境廳廳長):

      由于歷史原因,這種現象確實普遍存在,也是一個全國性問題。當年這么做,主要是受條件和能力所限,雖然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工業污水直排問題,但一些成分復雜、含有毒有害物質的工業廢水與生活污水混合處理,不僅對污水處理廠的正常運行造成沖擊,也容易產生工業特征污染物被稀釋排放的環境風險。

      對此,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已作出明確部署。今年年初,省政府印發全國首個省級“十四五”生態環境基礎設施建設規劃,明確提出要加快工業、生活污水分質處理;之后又專門出臺《關于加快推進城市污水處理能力建設 全面提升污水集中收集處理率的實施意見》,明確了3項重點任務:第一,全省污水收集處理率每年平均提升5個百分點,2025年達到80%,有條件的縣級市要努力達到100%;第二,實施新一輪城鎮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第三,就是下決心推進工業廢水與生活污水分類收集、分質處理。

      下一步,我們將按照省委、省政府部署安排,不折不扣抓好工作落實。一是實施“三步走”。推動無錫、常州、蘇州三市到2024年在全省率先實現應分盡分;南京、南通、揚州、鎮江、泰州等沿江五市到2025年實現應分盡分;徐州、連云港、淮安、鹽城、宿遷等蘇北地區重點推進收集管網建設,省級以上工業園區到2025年實現應分盡分。二是不搞“一刀切”。抓緊制定出臺技術評估指南,對已接管城鎮污水廠的工業企業,組織開展排查評估,根據不同企業廢水污染成分及其影響,因地制宜、分類施策。三是幫助“解難題”。建立項目環評審批綠色通道,會同省有關部門共同推動將污水處理設施“圖斑”嵌入國土空間規劃體系。加大省級專項資金支持力度,用好“環保貸”“環保擔”等綠色金融政策,減輕各地融資壓力。

      陳崢(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南京紫金投資集團總經理、紫金信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

      長江保護法不僅是一部生態環境保護法,也是一部推動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促進法,設置了綠色發展專章,提出了調整產業結構、優化產業布局等具體要求。請問省發改委,作為省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和全省綜合經濟部門,如何對“兩高”項目從嚴管理,統籌生態環境保護和產業結構調整,進一步推動江蘇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能否抓緊出臺“兩高”項目精準化管控清單?

      李侃楨(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

      一是關于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2021年以來,我省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將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作為碳達峰碳中和、能耗雙控的重中之重和當務之急,制定印發實施意見,組織開展專項檢查,嚴格項目節能審查,杜絕不符合要求的“兩高”項目上馬建設。

      二是關于沿江產業結構調整。近年來,我們大幅壓減沿江化工企業和低端落后產能,積極推動化工鋼鐵煤電行業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沿江產業綠色轉型取得積極成效。下一步,我們將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積極轉變發展方式,推動江蘇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繼續走在前列。一是持續破解“重化圍江”難題,優化沿江產業布局,推動化工產業精細化、高端化、專業化、安全化,持續推進化工企業入園,推動沿江地區化工產業戰略性轉型和沿海地區戰略性布局。加快傳統產業綠色低碳化改造,提升鋼鐵企業綠色環保和智能制造水平。二是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加快推動沿滬寧產業創新帶建設,深化產業鏈創新鏈融合,全面增強綠色經濟新動能。做大做強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大力推進數字政府、數字社會、智慧城市建設,以全面數字化引領產業轉型升級。三是積極穩妥推進碳達峰碳中和,積極構建碳達峰碳中和“1+1+N”政策體系,強化能耗強度約束性指標管控、合理控制能耗總量,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加快推動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運輸結構等調整優化。

      汪泉(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常委會環境資源城鄉建設委員會主任):

      長江保護法第五十三條規定“國家對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實行嚴格捕撈管理”。長江“十年禁漁”,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長江大保護的重點內容之一。2020年以來,江蘇在省委省政府堅強領導下,各地各部門齊心協力,全力推進長江十年禁漁戰略的實施,取得了顯著成效。但是部分地區對實施長江“十年禁漁”的監管還不夠嚴格,部分時段特別是夜間非法捕撈、流竄捕撈現象時有發生。請問省農業農村廳,持續落實長江“十年禁漁”有什么舉措和打算?

      楊時云(省農業農村廳廳長):

      我廳深入實施長江“十年禁漁”,建立完善“一機+四防”長效監管機制,不斷加強漁政執法隊伍建設,持續開展專項執法行動和明察暗訪,確保長江“十年禁漁”禁得住、禁得牢。

      一是常態化開展“全鏈條”巡查執法。完善多部門聯合執法、聯合巡查、聯席會議機制,“人防”“技防”“群防”“預防”協同發力,形成“一機+四防”監管體系。實行長江流域禁捕水域網格化管理,劃定基礎網格單元1090個,落實網格員1668人。建立以信息聯通、力量聯合、執法聯動、問題聯處、區域聯防、救援聯手“六聯”機制為主要內容的水域綜合執法管理體系,在重點水域開展全方位、全天候、高頻次聯合執法巡查。

      二是突出開展漁政執法能力建設。強化機構編制隊伍建設,明確漁政機構配置和每1.5公里配備一名執法人員,有禁捕任務的鄉鎮(街道)調劑2-3名事業編制人員,專門從事長江禁捕工作的硬性要求。加快推進省市縣禁漁執法裝備信息化建設,與省公安廳聯合開展涉水視頻監控整合匯聚專項行動,各地累計投入2億多元,在長江干流沿線、水生生物保護區周邊布建視頻雷達等近3000臺(套)。

      三是深入開展專項行動和明察暗訪。編制印發長江禁漁系列專項行動實施方案,突出重點時段、重點水域、重點場所,開展“中國漁政亮劍2022”等專項行動,實行“漁政執法人員+護魚員+網格員”“三位一體”執法監管模式,嚴厲打擊非法捕撈、非法垂釣等行為。提請省政府層面建立常查常訪、暗查暗訪工作機制,通報有關情況,并抄送相關設區市黨政主要負責同志,明確整改時限和要求。

      袁功民(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江保護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國家對長江流域河湖岸線實施特殊管制”,自然資源、水行政、交通運輸等部門應該按照職能嚴格控制岸線開發建設,促進岸線合理高效利用。請問省交通運輸廳,我省落實“共抓大保護”要求,在長江港口岸線集約高效利用方面采取了哪些做法?取得了哪些成績?

      吳永宏(省交通運輸廳廳長):

      近年來,我們大力推動沿江港口岸線集約高效利用,充分發揮了長江黃金水道效益。一是建立完善岸線控制管理制度。2017年省交通運輸廳牽頭編制出臺《江蘇省港口岸線管理辦法》,明確提出“港口岸線的利用堅持統籌規劃、合理利用、節約高效的原則”。2022年,省委省政府成立分管省領導擔任主任的省港口管理委員會,出臺《關于進一步推動港口岸線資源集約高效利用的指導意見》,突出以港口岸線的使用效率等要素來衡量區域港口發展效能,充分盤活資源潛能,提高岸線利用效率。二是在規劃階段嚴控岸線規模,2017年,省政府批復《江蘇省沿江沿海港口布局規劃(2015-2030年)》,退出沿江規劃港口岸線70.5公里。在新一輪沿江港口總體規劃中,已通過審查的5個港口進一步退出岸線39.6公里。截至目前全省已退出規劃港口岸線110公里,沿江剩余的3個港口預期還將退出岸線22.3公里。三是加強港口岸線整合。2017年,我省推動沿江非法碼頭專項整治,117個非法碼頭全部拆除取締,有效恢復長江自然岸線13.3公里。2018年以來,沿江8港根據生態保護、城市發展和產業調整需要,又整合退出碼頭岸線19公里。四是提高岸線資源利用效率。加快疏港鐵路和內河疏港航道建設,沿江9個重要港口核心港區全部實現集疏運條件達標。以大型化、專業化、公用化為方向,加快推進沿江碼頭改擴建和設施設備改造,目前全省沿江共有5萬噸級泊位191個,2021年沿江港口每百米泊位岸線完成貨物吞吐量達130萬噸,高于全國沿海港口平均水平。推進智慧港口建設,全省沿江港口裝卸工藝已全部實現機械化,太倉港區集裝箱四期碼頭建成全國內河及長江流域首個自動化碼頭,沿江碼頭綠色化智能化水平走在全國內河港口前列。

      相關鏈接
      无码A级毛片日韩精品18

      <tbody id="8jmc8"></tbody>
      1. <em id="8jmc8"><acronym id="8jmc8"><u id="8jmc8"></u></acronym></em>
      2. <em id="8jmc8"><strike id="8jmc8"></strike></em>
        <progress id="8jmc8"><pre id="8jmc8"></pre></progress>